跳过主页内容
访问密钥 NCBI主页 MycBi主页 主要内容 主导航
.2017 4月7日;12(4):E017414.
DOI:101371/波恩0174414。 收集2017。

苦参苷II通过抑制脑缺血再灌注损伤中氧化信号通路保护血脑屏障

附属
免费PMC文章

苦参苷II通过抑制脑缺血再灌注损伤中氧化信号通路保护血脑屏障

李斋等。 PLoS一号. .
免费PMC文章

摘要

背景和目的:溶栓是用来改善脑循环,同时,神经保护药物,如抗氧化剂也应使用。本实验旨在探讨脑缺血再灌注(CI/R)损伤后抗氧化剂PrRD对脑血屏障(BBB)的保护作用机制。

方法:观察胡黄连甙Ⅱ对CI/R损伤的拮抗作用,测定神经功能缺损评分和梗死体积。为观察皮苷Ⅱ对神经细胞和BBB的保护作用,分别观察了皮质脑组织的形态和结构。为研究胡黄连甙Ⅱ的抗氧化作用及其机制,检测了活性氧(ROS)含量、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磷酸氧化酶(NADPH氧化酶)活性和NOX2和RAC-1蛋白水平。为探讨胡黄连甙II对BBB的保护作用,测定了岩石、MLCK、MMP-2和Caldun-5的水平。

结果神经系统评分越高、皮质梗死面积越大、神经元结构受损、BBB损伤越大,ROS含量和NADPH氧化酶活性越高,模型组NOX2、RAC-1、ROCK、MLCK、MMP-2蛋白水平越低,Caldun-5水平越低。苦参碱组神经功能评分、神经元损伤、BBB损伤、ROS含量和NADPH氧化酶活性均降低(P<0.05),RAC-1、NOX2、ROCK、MLCK、MMP-2蛋白水平均下调(P<0.05),而Caldun-5表达上调(P<0.05)。

结论:苦参苷II通过下调RAC-1和NOX2的表达,可能通过降低ROS的含量来保护神经系统,并通过降低ROCK、MLCK和MMP-2的表达来保护BBB,同时增强CalDUB-5的表达。

利益冲突陈述

竞争利益:作者宣称没有竞争利益存在。

数据

图1
图1。神经行为功能缺损评分。
A. Sham组;B组;C组(苦参苷Ⅱ)组;D阳性对照组(Accyin)组;E治疗+阳性对照组(苦参苷II +芹菜素)组;F激动剂(TBCA)组;G.激动剂+治疗(TBCA+皮苷二)组;H. Vehicle(DMSO)组。***<0.001,与A组比较;<0.05与B组比较;<0.05与F组比较,单因素方差分析,均值为±SD;n=5。
图2
图2。缺血性脑梗塞,TTC染色。
A. Sham组;B组;C组(苦参苷Ⅱ)组;D阳性对照组(Accyin)组;E治疗+阳性对照组(苦参苷II +芹菜素)组;F激动剂(TBCA)组;G.激动剂+治疗(TBCA+皮苷二)组;H. Vehicle(DMSO)组。***<0.001,与A组比较;<0.01,与B组比较;<0.001与B组比较;<0.05与C组比较;<0.05与F组比较,单因素方差分析,均值为±SD;n=5。
图3
图3。大鼠皮层神经元的形态和结构,He×400。
A. Sham组;B组;C组(苦参苷Ⅱ)组;D阳性对照组(Accyin)组;E治疗+阳性对照组(苦参苷II +芹菜素)组;F激动剂(TBCA)组;G.激动剂+治疗(TBCA+皮苷二)组;H. Vehicle(DMSO)组。***<0.001,与A组比较;<0.01,与B组比较;<0.001与B组比较;<0.01与F组比较,单因素方差分析,均值为±SD;n=5。
图4
图4。伊万斯蓝泄漏率。
A. Sham组;B组;C组(苦参苷Ⅱ)组;D阳性对照组(Accyin)组;E治疗+阳性对照组(苦参苷II +芹菜素)组;F激动剂(TBCA)组;G.激动剂+治疗(TBCA+皮苷二)组;H. Vehicle(DMSO)组。*与B组比较,数据与单因素方差分析比较,值为±SD;n=5。
图5
图5。活性氧含量和NADPH氧化酶活性
A. Sham组;B组;C组(苦参苷Ⅱ)组;D阳性对照组(Accyin)组;E治疗+阳性对照组(苦参苷II +芹菜素)组;F激动剂(TBCA)组;G.激动剂+治疗(TBCA+皮苷二)组;H. Vehicle(DMSO)组。*<0.05,与A组比较;<0.01,与B组比较;<0.05与B组比较;<0.01与F组比较,单因素方差分析,均值为±SD;n=5。
图6
图6。RAC-1和NOX2的蛋白表达水平。
A. Sham组;模型组;C治疗组;D组阳性对照组;E治疗+阳性对照组;F激动剂组;G激动剂+治疗组;H组。**<0.01与A组比较;<0.05,与A组比较;<0.01,与B组比较;<0.05与B组比较;<0.05与F组比较,单因素方差分析,均值为±SD;n=5。
图7
图7。岩石、MLCK、MMP-2和Caldun-5的表达。
A. Sham组;B组;C治疗组;D组阳性对照组;E治疗+阳性对照组;F激动剂组;G激动剂+治疗组;H. Vehicle(DMSO)组。在Calopin 5的下部,第一杆为22KD,第二杆为17KD。***<0.001与A组比较;<0.01与A组比较;<0.05,与A组比较;<0.01,与B组比较;<0.05与B组比较;<0.05与F组比较<0.001与A组比较;与B组比较,数据与单因素方差分析比较,值为±SD;n=5。

类似文章

看到所有类似的文章

被引用 文章

推荐信

    1. 基姆,Roh SY。心房颤动患者脑卒中的发生机制及预防治疗J行程。2016;18(2):129—37。10.5853/约瑟夫2016.00234DOI-PMC-PubMed
    1. 预防:从分子机制到新的危险因素和患者管理。EURR心脏J 2016;37(11):857 - 9。10.1093 / EuryJij/EHW084]DOI-PubMed
    1. Guell K,比克斯GJ。脑内皮细胞特异性整合素与缺血性脑卒中专家Rev Neurother。2014;14(11):1287—92。10.1586/14737 175.2014.964 210DOI-PubMed
    1. Fraser PA.:自由基生成在脑血管通透性增加中的作用免费无线医学杂志。2011;51(5):967—77。10.1016 /J.FrutiBiMeD.2011.060.3DOI-PubMed
    1. D'AutoRuxB,TeleDay-MB。ROS作为信号分子:在ROS稳态中产生特异性的机制。NAT-Rev mol细胞BIOL。2007;8(10):813—24。10.1038/NRM2256DOI-PubMed

补助金支持

作者没有为这项工作提供具体的资金。
反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