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

威尔·尼科尔斯

苹果销售商

从前有一个人拥有一个苹果农场。他会从树上摘苹果,以25美分一个苹果卖给镇上的居民。他靠卖苹果为生。

有一天,他注意到晚上嬉皮士偷了他的一些苹果。他们直接从树上摘下来,一分钱也没给他!这使他非常生气,所以他决定躲在一棵树后面过夜,看看能不能抓住任何一个偷来的嬉皮士。

果然,就在午夜时分,他听到另一棵树上有声音,于是他跳起来朝树跑去。有一个嬉皮士,从他的一棵苹果树上爬下来,手里拿着一袋苹果!

“啊哈!”卖苹果的说,抓住嬉皮士的脚,“我当场抓住你了!”

“嘿,放开我!”嬉皮士喊道。

“你以为你能偷我的苹果吗?”卖苹果的人问道。“别想否认,我看见你拿着的那个袋子里有苹果!”

“我不否认拿苹果,”嬉皮士说,“但我为什么不吃呢?苹果应该是免费的,伙计。”

“什么?胡说八道!它们不是免费的,一个25美分!”

嬉皮士说:“但是它们长在树上!如果我拿走你的苹果,你一分钱也不花,你不做任何事也能长出更多的苹果。”。

“太荒谬了!”卖苹果的人说:“你偷的每一个苹果,我可以用25美分的价格卖给好市民。”

“那你要对我做什么?”嬉皮士问道,他的脚还在苹果销售商的手里。

“当然,为什么我要向你收费,”苹果销售商说。“你那袋子里有多少苹果?”

“十一个。”

“好吧,让我想想……十一个苹果……二十五美分一个……五加六……拿着那个……明白了。你欠我四万八千美元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准确地说,是四万八千,一百一十五美元十一美分,”苹果销售商说。

“我还以为你说苹果收25美分呢!”

苹果销售商说:“好吧,如果你是合法购买的,那么如果你想偷,会有各种各样的惩罚性赔偿、赔偿费、法律费用和其他附加费。”。“现在你是用支票还是现金付款?”

“你疯了!”嬉皮士一边说,一边从包里掏出一个苹果,一边用它砸了卖苹果的人的头。

“哦!”卖苹果的说,嬉皮士挣脱了他的手跑开了。“嘿!拿着我的苹果回来!”

第二天,卖苹果的人雇了几个保安来看守他的苹果树。他负担不起所有的树都有人看守,但他认为至少有几个警卫在这里巡逻,会吓跑一些偷苹果的嬉皮士。他指示狱警向那些试图偷苹果的嬉皮士索要每只苹果九千美元。他还收养了一些。。。非正统做法。

“啊,早上好,格林太太,”苹果销售商对一位刚进店的顾客说。“你是来买苹果的吗?”

“为什么,是的,”格林太太说。“我想要四个苹果。”

“太棒了!我这里有四个非常漂亮的。但是首先,我需要你看这部短片。”

“电影?你什么意思?”

“这是关于偷苹果的事,”苹果卖家说。

“偷苹果?但我是来买你的苹果的,不是偷的!”

“哦,我明白了,格林太太。我知道你永远不会偷苹果的。但是偷苹果是个很严重的问题。请坐。”

格林太太不情愿地坐了下来,苹果销售商打开了投影仪。五分钟后电影结束了,格林太太站了起来。

“看,那还不算太糟吧?”卖苹果的人问道。

格林太太说:“老实说,这相当侮辱人,我很讨厌被当作罪犯对待。”。

“嗯,偷苹果是个严重的问题,”苹果卖家提醒她。

格林太太带着苹果离开了商店。

十分钟后她回来了。“恐怕在我匆忙离开你们店的时候,我掉了一个苹果,它滚到小溪里去了。”

“哦,天哪,”卖苹果的人说,“非常抱歉。别担心,我很乐意卖给你一个替代品。请坐。”

“什么?为什么?”

“我有一个短片给你看偷苹果的事。”

“可我已经看过那部电影了!你十分钟前刚给我看过!”

“我明白,”苹果卖家说,“但偷苹果是个严重的问题。”

“我没时间做这个!”格林太太说。“我想我还是去别的地方买苹果吧,在那里我不会觉得自己像个骗子!”

“其他地方?”卖苹果的人问道:“这个镇上还有谁卖苹果?”

“我看见一个嬉皮士开着一辆水果车,他的苹果看起来和你的一样!我不知道他要多少钱,但我敢打赌,他不会为了买苹果而让我看一部愚蠢的电影!”说完,她大步走了出去。

卖苹果的人吓坏了。是不是那个嬉皮士在卖前一天晚上从卖苹果的人那里偷来的苹果?多么可怕的想法!他立即打电话给他的律师。

“听着,”他对律师说, “我希望你写下这封信并立即寄出:‘亲爱的先生或女士,我注意到你可能参与了不义之财的交易,我想给你一个机会来解决这件不幸的事情,赔偿九千美元。如果你同意放弃偷苹果的行为,请随信附上上述金额(现金罚款),我将不会被迫对你采取任何进一步的法律行动。。。在这个时候。我强烈建议你趁现在还可以接受这个提议。“诚恳地说,'等等等等等等,”苹果卖家说。“你都拿到了吗?”

“是的,”他的律师说。“我该把这封信寄给谁?”

“写给我的每一位顾客,”苹果销售商说,“还有城里所有的嬉皮士。不,等等……事实上,我要你把这封信寄给城里的每一位市民。”

“所有人?你确定吗?”

“是的,”卖苹果的说。“偷苹果是个严重的问题。”

当他挂断电话时,另一个顾客走进了他的商店。

“啊,你好,詹金斯先生,”卖苹果的说。“你今天怎么样?”

“好吧,谢谢。喂,你知道不知道一英里外有个嬉皮士在送苹果吗?”詹金斯先生说。

“什么!把他们送出去?”

“是的。他说的是‘苹果应该免费’或者诸如此类的废话。我觉得有点可疑。不,谢谢,”我说,“我就用老式的方式从苹果销售商那里买苹果。”

“我明白了,”卖苹果的人说。这比他担心的还要糟糕。。。嬉皮士们正在送他的苹果。。。免费!必须采取一些激烈的措施。

“不管怎样,”詹金斯先生说,“我需要六个苹果。”

“很好,”卖苹果的说。“为什么?”

“什么意思,干什么?我要吃了。”

“你个人要吃吗?你不会把种子拿出来种的吧?”

“这跟你有什么关系?”

“好吧,我很乐意卖给你吃苹果的许可证,但是我明确禁止你播种,或者把苹果给别人或转卖给别人。”。

“你怎么了,疯了?”詹金斯先生问道:“一旦我从你那里买了苹果,它就是我的了,我会好好利用它。”

“不,不,”苹果卖家说。“恐怕我不能允许。”

“你不能这样做?你到底以为你是谁?你知道吗,我想也许我会去那个嬉皮士和他的水果车上弄些苹果。我敢打赌他不会告诉我我可以和不能用这些苹果做什么!”

“如果我是你,我不会那么做的,”苹果销售商说。

“为什么不呢?”詹金斯先生问道。

“因为如果我看到你拿着那些不义之财的苹果,我就起诉你一千亿美元!我也会赢的!”

“你知道吗?你真是个混蛋。我想我再也不会向你买苹果了。”

就在那一天,偷苹果成了一个非常非常严重的问题。

 

验证此页